「世界不再是美国人的了」,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韩文化冲突

R爱生活 澳门申博太阳官网 830浏览

青年旅社厨房外的公共空间,三大桌的韩国男孩,三小桌中两桌韩国女孩、一桌只有我。旁边的一大圆桌,则坐满一行约十至十五名美国人,现场宛若小型联合国。

这时,四名中国女孩走进来,正愁没有位子坐。

「你们和我一起坐吧,不要客气!」我说。

然而,也正是那时算起的二十分钟后,这个看似平凡的场景,上演了一场新时代的世界大战。

依然在瑞士茵特拉根(Interlaken)。这一回,我换到的是全球化下文化冲突啓示。

眼见四名中国女孩表情依然不好意思,没有行动。「没有关係的,而且我好久没有说中文了,你们就当是陪陪我,真的不要客气。」听到这番说法,他们才愿意坐下,并拿出他们在外面买来的快餐,多是沙拉、薯条,再加上自己準备的湖南榨菜、带来的麵条。

「世界不再是美国人的了」,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韩文化冲突 青年旅社充满韩国年轻人,因此我决定应景以韩式泡菜口味泡麵作为晚餐。|作者提供

四双眼睛此刻自然地盯着桌上我的晚餐-一碗刚泡好、韩国泡菜口味的泡麵。「你晚餐就只吃这个啊?」A女问。「是啊,我刚刚在厨房烧水泡的。我背包还有红烧牛肉口味,但刚刚发现这里韩国年轻人这幺多,一时兴起决定吃韩国泡菜口味。想着边吃边听他们讲韩文,也怪有情调的,泡麵应该也会变得更好吃!」我笑着解释,这没有逻辑的旅行哲学。

「你真是幽默啊!」大家都笑了。此时,D女突然开口,「你想不想喝啤酒?我去买,就当作是我们谢谢你。」刚开始我自然拒绝,觉得不好意思。但他们豪爽地向我表明,他们彼此是一群正在伦敦求学的同学,明天就要从瑞士回英国了。手上的瑞士法郎也花不完,所以我真的不需要客气,我这才说好。

「世界不再是美国人的了」,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韩文化冲突 我邀请入座的中国女孩们,身后全是韩国人。|作者提供

冲突就是从D女离开后发生的。

身旁大圆桌的美国人突然玩开了,开始大声嚷嚷,嬉笑怒骂,完全不顾在场其他人感受。起初只是音量过高,接着,他们玩起「输了谁就要喝加料啤酒」的游戏。自然得要有料的,只见一名美国人站起来,往三大桌其中一韩国男孩桌,在没有过问的情况下,直接拿起桌上的泡菜,先是说着「这看起来怎幺这幺噁心」,之后直接往啤酒杯里倒。

游戏进行好一阵子,吵闹声也达到高潮。这时,一名韩国女孩上前,对着全着美国人说,「已经十点了,墙上有标示十点过后要放低音量,这里是Quiet area(安静的区域)。」「已经十点了吗?」三名美国人或许有几分醉意,开始装傻;另几名美国人将右手指比在嘴前,戏谑地大声用力喊嘘;最后,也正是最令人想不到的,一名美国人嘲笑韩国女孩的英文,模仿她不尽然标準的发音,所有美国人都哈哈大笑。

突然,韩国女孩拿起桌上其中一名美国人手机,这群美国人瞬间变脸,但女孩只是想要展示手机上的时钟,告诉他们「真的已经十点了。」美国人态度兇恶,开始说出不礼貌的字眼,韩国女孩的两名同桌女孩很害怕,上前想要劝退朋友。她们慌张的神情,流露着「算了我们不要招惹他们,会有危险的」的意思,她们死命地抓住她。

这一切发生地太快,眼看着韩国女孩要被霸凌,我正準备起身说公道话,青年旅社的工作人员刚好赶到现场。但不清楚原委的他们,只是请所有人放低音量。美国人、韩国女孩皆回座,这场冲突幸好就此告一段落,不再扩大。

「要是今天站在前面的是中国女孩,中国男孩们一定不会放着她独自面对的。他们会保护她。」A女很感慨地说。「喔?这话怎幺说。」我好奇地问。「你看这个场合,明明韩国人多于美国人。但旁边那三大桌的韩国男孩,却没有一个人为韩国女孩挺身而出、保护她,就算不认识这个同乡女孩,也应该这幺做啊。」

B女也附和:「在中国,这绝对不会发生。你知道我们的女生节文化吗?」我点头,并转头望那几桌的韩国男孩们,有几个甚至冲突发生时,还盯着手里的智慧型手机滑啊滑。「韩国这一代年轻人,女孩真的比男孩还要带种、勇敢!」C女作结。

「这群美国人真的很傲慢,」A女十分愤慨,「他们似乎还不晓得,世界早已经不是他们的了。未来,是亚州人的时代。」我吓住了,虽然知道这或许是情绪性的言论,但我忍不住在想,这段话会不会不小心,也很接近傲慢的界限呢?B女接着说话︰「是啊,这群美国人自己也不想想,自己的英文比起英式英文,难听得很!」

这时,从美国人那传来一段话「That Chinese girl……」,他们似乎还在讨论刚刚的冲突。「你看,他们甚至分不清刚刚上前的女孩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,不只傲慢,还很无知!」C女生气地说。

正当我淹没于大家愤怒的气场时,D女总算回来了。大家开始对着她述说刚刚发生的冲突,说她真是来晚了。「要是你刚刚在,一切可能就会不一样了。」我纳闷这句话的涵义,A女向我解释「因为D女家住武当山,是个武功盖世的少女。」我打开D女递上来的啤酒,第一口敬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。

「是哪个女孩?」D女问,我们指给她看,没想到她下一秒即往韩国女孩桌走。D女开始和女孩说话,最后握手。「我告诉她,你做了一件正确并且很勇敢的事。」D女走回来时和我们解释,「我必须这幺做,不然她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觉得自己是孤单的。」

果真是侠女。我忍不住站起来,和D女握手。啤酒助兴,那顿晚饭我们相谈甚欢。道别前他们很热情地塞给我一包湖南榨菜,说是要为我接下来的旅程加菜。最后,D女回头说了一句,「以后你若来武当山,一定要来找我啊!」我久久难以忘怀。

「世界不再是美国人的了」,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韩文化冲突 借宿于中国好友宿舍,厨房里东西方人数参半。|作者提供

还是对「世界不再是美国人的了」这番言论感到震撼,我想若当时A女下一句说的是「未来,是中国人的世代。」好像也不会太意外。虽然觉得这样的话不是很恰当,但有时候其实我很羡慕对岸的年轻人。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与骄傲,而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,常常只是更看清现实的残酷与无奈。

然而,一个大国的崛起,无疑能建立国民的自信心。但只要一不小心,自信心恐怕过度膨胀成傲慢,却也可能发展成同理心。傲慢与同理心,其实只有一线之隔,然而当下的我们往往没有意识到。的确,美国不再能够像上个世纪一样,理所当然地扮演世界警察。但我们真正想要见到的,是另一个世界警察的崛起;还是,一个世界各国都愿意设身处地为彼此着想,具有同理心的地球村?

「世界不再是美国人的了」,那一晚在青年旅社的美中韩文化冲突
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,每到晚餐时刻,常常能看见他们提着电锅下楼的身影。|作者提供

现今,许多意见领袖三不五时透过媒体表达,「台湾年轻人不如大陆年轻人积极、有野心,应该多向对岸年轻人学习。」诸如此类之言论。每每这个时刻,我总会想起那一晚的冲突,想起D女。我们要学习的,究竟应该是什幺呢?

还是那句最深刻的体悟:傲慢与同理心一样,只有一线之隔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