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侣制度是社会的安全网,还是婚姻的鸵鸟洞?

R爱生活 澳门申博太阳官网 319浏览
伴侣制度是社会的安全网,还是婚姻的鸵鸟洞?

作者/Gini Yo

根据伴侣制度方案表解,伴侣制度的成立基础为「不以爱情或性关係为必要基础,情人朋友邻居均可缔结。以平等协商、照顾互助为基本精神」。

也就是说,缔结伴侣的人分为两类,一类以爱情为基础,另一类以友情为基础;又因为要同时解决友情与爱情为基础的缔结需求,而设计出非常具弹性的多元化选择。伴侣关係可长可短、可深可浅;可以长久生活为目的而收养孩子,也可能只是一起租房子而缔结短暂的伴侣关係。

以友情为基础的「照顾关係人制度」,确实可以将年长第二春、两个单亲妈妈一起抚养小孩、短暂的同居关係等情况纳入法律保障。不过这种「不以收养/生小孩为缔结前提」的状况一样套用在家属制度中,只要财产继承等自行约定完善,家属制度也可以解决上述的问题。

一、以友情为基础,但以收养/生小孩为缔结前提

几点疑问:

    收养/生小孩适合以友情为基础的缔结吗? 收养/生小孩之后适合片面解约吗?

以《「多元成家─道德崩坏、影响下一代」?一些关于法案的答客问》此文问(四)的这段话来看:

以友情为基础的缔结,其实比较像是人际关係的中途站,所以设计了片面解约的离开方式。但这不能以「你们要收养/生小孩?请右转选择婚姻制度」来解决,既然伴侣制度开放了这选项,又以自由主义为设计宗旨,不可否认的未来很可能有人会以友情为基础去收养孩子,也可能会出现许多「友情的结晶」。

孩子的「一等直系尊亲属」之间的关係是友情,而不是爱情。你说「很多父母之间也没有爱了啊,不管他们有没有爱情,多一对父母照顾他们不是很好?」我个人反对,但我不是儿童心理学的专家,这点留给专家评论。

二、以爱情为基础的伴侣关係

简单来说,这就是一套为现代人量身订做的制度。

「婚姻」只是一个名词,其中许许多多的传统意义都是我们赋予它的。从最古早的婚前要守贞、丈夫可以有三妻四妾、大家族、媳妇要包办所有的家事等等,渐渐演变到一夫一妻、小家庭、家事分工,也渐渐的走向婚姻平权。

婚姻里面的意涵是随着时代而改变的,而法律的规定总是慢上几步。所以我支持同性婚姻、废除通姦罪、财产制度多元化、还有其他有的没的,都可以开放多元选项两个人自己决定;让各种进入婚姻的状况,像是老夫少妻、财产不对衬、远距离婚姻等等,都可以找到安排适合自己的制度。这方面我认同伴侣盟所推动的理念。

除了提倡弹性制度之外,在伴侣盟的这份问答中,提到了许多婚姻的传统压力。在以爱情为基础的伴侣关係中,伴侣盟想解决很多人因为受不了女生要做家事、媳妇要孝顺婆婆、丈夫要赚钱养家、要爱对方的家人等「传统上施加在婚姻里的压力」,而不结婚选择长期同居所衍生的问题。

但我觉得这部分不过就是在逃避现实而已。

你要不要孝顺一个人的妈妈跟你的身分有关係吗?法律又不能强制你一定要发自内心的孝顺她,打着只是伴侣的挡箭牌,能让你不想孝顺的感觉合理化吗?

你不想去婆家过年那就不要去啊,法律有规定你一定要除夕到开春只有初二才能回娘家吗?法律也没有规定独生子不能不从父姓、没有规定丈夫一定要拿多少钱回家。

上面那一长串跟法律制度一点关係都没有,是人对婚姻的刻板印象,让他们觉得不那样做的话压力很大,觉得自己很不应该很叛逆;社会怎幺会给我这幺大压力,我真的很不想遵守怎幺办啊啊啊啊啊…… 所以退一步只承认我们的关係只是伴侣,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在一起,其他的我都不想管。

伴侣制度是婚姻的防护罩?

伴侣制度是不是一定要创建一个全新的制度,才能让婚姻的「传统压力」彻底消失?还是给自己一个伴侣制度防护罩,让你可以有个完美而正当的理由不去管那些讨人厌的一切?如果这些压力真的让那幺多人那幺痛恨,那,我们要改的到底是法律制度,还是社会观念?

这幺说吧,婚姻制度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到具有弹性,但社会观念不行,所以「缓不济急」才是伴侣盟想推动伴侣制度的最大原因。他们不想去碰传统社会价值,于是直接立法建立一个新的,而并不是我们真的需要伴侣制度。伴侣制度只是个过程而已,两种制度的观念会渐渐向中间靠拢,变成一个新的社会观念。

我不认为创造一个新的名词就能解决问题,当这名词有一天被扭曲了,我们是不是要造更多的名词、更多的制度去得到我们想要的?婚姻的定义,是在婚姻里的两个人去协商出来的,婚姻可以如枷锁,也可以如风筝。如果是要改变社会价值观,我还是认为要在婚姻里面去改变它的刻板印象,而不是由外而内的改革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