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共军高层内幕犯大忌作者被抓后震动国内外惊人逆转

J派生活 澳门申博太阳官网 521浏览

揭秘共军高层内幕犯大忌作者被抓后震动国内外惊人逆转

中国大陆杂誌《炎黄春秋》原副主编刘家驹曾撰文《〈雪白血红〉蒙难记》记载了这本书从撰写到作者被抓的历史。此书有一些实事求是的描写,如共军并非伟大、光荣、正确。如359旅把他们在延安南泥湾种的鸦片,带到东北做军费开支等。刘家驹披露让写书的是共军总政,抓人的是共军总政,最后在国内外压力下,要求放人的也是共军总政。

《雪白血红》遭封杀,中共开始抓人

仅几天工夫,厄运来了。刘家驹说党政军要人发话讨伐《雪白血红》。原总参作战部长苏静跟刘说彭真看了《雪白血红》,气极败坏地把书举在空中抖动,对他的秘书说:“林彪难道比毛泽东还英明吗?”

刚退下来的装甲兵副司令员贺晋年,写信给军委,指责这本书是在为林秃子翻案,要军委马上当头棒喝。

时任国家副主席王震看了,怒火中烧,举起手比划成手枪状,大声疾呼:“把这样的反党乱军的作者留下有什幺用?”

军事博物馆馆长刘汉中将,给“雪白血红”一书列出31条罪状,无论哪一条都能把张正隆定为反革命。

出版社一位领导告诉刘家驹,359旅的老兵20多人在京西宾馆聚会,正火气十足地批判《雪白血红》,要共军出版社派人去接受问责。

总政宣传部有人给刘家驹透了个更大的信息:正在北戴河疗养的军委秘书长杨尚昆看了,致信刚上任的军委主要领导,说《雪白血红》我看了一半,实在看不下去了!它是一部为蒋介石评功摆好,为林彪翻案的坏书,军委必须作出严肃处理。

“高层的震怒,反映了事态的严重性已非同小可。”

揭秘共军高层内幕犯大忌作者被抓后震动国内外惊人逆转

《雪白血红》作者张正隆

王伟主任心急如焚,他邀来共军军报文化处的编辑商量对策。军报同仁的意见是,由军报发出篇评论文章,肯定《雪白血红》是一部军事文学难得的好书……

军报评论文章未出炉,瀋阳军区三个老共军的指控信送到了军委,总政宣传部已放风要批《雪白血红》一书。

王伟紧张了,他找来张正隆,要他马上改动原着,提示他:增强战争思想的主线;不要偏离共军的“伟大、光荣、正确”;淡化林彪的功绩;删除对共军的黑色描述(如359旅把他们在南泥湾种的鸦片,带到东北做军费开支等)。

总政第一任文化部长陈沂也试图救张正隆。

“他每次来京,都要从我这里打探些北京的小道传闻。我立即到北海边上海驻京办事处见他,并把《雪白血红》犯了天条的事给他作了详细的彙报。”

“陈沂说,‘明天迟浩田(时任总参谋长)请我全家吃饭,我给迟老总说说,要军委手下留情,不要打作者的屁股。’”

”陈沂又说:‘你为什幺不让张正隆来上海找我?我事先应该给他写个序就好办多了,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给他抵挡一阵子。’”

第二天,刘家驹带张正隆去见陈沂。陈沂慷慨激昂,要张正隆不当软骨头,说:“改的不是你的作品,是你的人品。”陈沂用自己被打成右派的切身体会教育张正隆说:“我写的《白山黑水》是在劳改农场零下40度写成的。你也可以写信给中央办公厅或军委。”

陈沂最后忠告小张:“你要想当作家,先要学会打官司。”

不幸的是,陈沂老闆马楠担心陈沂再次被中共迫害,一直干扰他和迟浩田的谈话。随后陈沂又想了另一个办法,马上去找新任军委领导,让他来为《雪白血红》说话。

大约五天后的清晨,陈沂要刘家驹马上去,说已见过军委领导,满意他的表态中肯。陈沂说,那是历史,总政要承担主要责任,不能只让一个作者来负责,要保护作者。

当时在场的昆明军区的七位作家之一的徐怀中说:“这本书,编辑在处理上有责任,他们老想去冲撞禁区。只要删除书中对林彪的描写,只需去掉250多个字,恐怕事情就不会这幺严重。”

“他(徐怀中)对《雪白血红》,能精确地计算出250多个字的失误,说明他在共党的文学王国是很有政治心力的。”

然而,陈沂刚离京,总政就开始抓人了。

张正隆的被打与被释放

刘家驹在文中说,时任总政副主任李继耐(他分管文宣口)亲自出马,还带上总政军事法院院长,午夜来到共军出版社,把该书的责任编辑马成翼召到办公室。李继耐对他宣布,说他编辑的《雪白血红》一书,犯了政治性错误,要他隔离反省。当即由法院院长把马成翼带走。

“后来小马告诉我,他被关在总政警卫连的楼上,一日三餐送饭,洗澡时由两个士兵持枪押着进澡堂,大池里的十多个泡澡的被赶走,小马一个人在两支枪下边洗浴边反思。我大惑不解的是,小马是被指派担任此书责任编辑的,对战争生活也是一知半解。他虽是责任编辑,只是给书稿做了些文字修饰。按规定,这部书必须经过‘三堂会审’,主任看过,社长看过,都署有‘同意’的批示,为什幺单单的只抓一个小编辑?”

与此同时,瀋阳军区也接到总政逮人的指令,由军区的副政委带上保卫部长,半夜赶到64军驻地本溪抓捕张正隆。逮捕令是副政委宣布的,由64军收押监护。

另刘家驹不解的是,“我在文革中看过造反派抓“叛徒”,抓的是我们军区的三位领导人,他们都是中将衔、大区职,宣布逮捕令是保卫部造反的副部长。这回抓的张正隆,职务是团的报道员,小马是编辑,这样的级别只是军队的芝麻官,即使《雪白血红》被定为政治事故,按常规至多也是个人民内部矛盾,为什幺要用相当高级别的领导人出面捕人?”

揭秘共军高层内幕犯大忌作者被抓后震动国内外惊人逆转

难道抓的是钦犯?

于是,一本书竟引发高层如此声势的闹剧:全军準备声讨《雪白血红》。

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挟持兄长杨尚昆的余威,以文问罪,加大了对这部书的讨伐声势,急令全军上上下下都要批判《雪白血红》的“反动性”。“这可忙坏了大区的各级领导”。

“济南军区的政委正在青岛警备区检查工作,得知要批《雪白血红》,跑遍全城的书店,怎幺也买不到,他急不可待,宣布说,谁转让他一本,愿出300元的代价;武汉军区请示总政,说市面已没有此书出售,望能批准自己印刷发给部队;南京军区报来印数需5万册,干部人手一册,连队一个班一册;北京军区认为这是在扩大放毒,批判最好限于中高级干部中进行……”

“总政不知所从,转而电传全军,通报张正隆的人品,说他当红卫兵后,在公社殴打数名干部,有致伤致残的恶行–让人们知道张正隆是‘混进军队的坏人’。”

就在军委领导製造这一全军恐怖事件的同时,国外媒体高度关注,纷纷发表报道和评论,无一例外,都为张正隆助阵鸣冤。

由于国际舆论压力,中共总政只好息鼓放人。

总政主任杨白冰在西直门总政招待所召开的政工会议上,藉机宣布:“《雪白血红》一书有严重政治错误,但我们还是準备解除对作者张正隆、编辑马成翼的监禁。”

杨白冰点着在座的64军政委说:“我们把张正隆放了,你们64军不要对他有任何歧视。”

这位政委会后愤然对我们说:“安排张正隆写书,是瀋阳军区决定的,抓张正隆是你们总政下达的命令,放人也是你们说的,我们有什幺歧视不歧视的?”

抓人放人都由领导人出示口谕,无需法律程序,马成翼关了23天,张正隆关了一个月。

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